书架
他说这题选A
首页

这题 (1/4)

  天才一秒钟记住本网站《www.qingquneiyis.com 69中文网》更新最快的小说网站!

   凌晨五点半, 一道金色光芒划破天际, 随后便是震耳的雷鸣声。雍雨相睡得不熟, 猛地从梦中惊醒,看着窗户上雨水飞溅,记忆有一瞬的混乱。

   她昨晚好像撞见了严霁屿和一个陌生的女生,然后……

   然后她就落荒而逃了。

   被子蒙盖过头, 有些喘不过气,那个场景在雍雨相脑海里盘转了一遍,模糊昏暗的灯光下,女生的头发盘在帽子里,滑落下的碎发丝是亮亮的金黄色,顺延下来的脖颈上,戴着色泽光莹的珍珠项链, 微贴裤中线的手腕是好几条粗细不一的手串,有点暴发户的味道。

   哪里是汪延形容的玫瑰, 那分明就是牡丹,富贵而“庸俗”!

   雍雨相翻了个身, 心内愤闷而失落,原来他喜欢这样的风格啊,那跟她好像有很大的差别呢。

   胡思乱想了许久,直至寝室闹铃声响此起彼。

   洗漱后, 她熟练的给自己绑了一个丸子头,江小余开了门,没关严实, 冷风掠过她细嫩的脖颈,凉得渗人。

   “雨相,你把头发盘上去干嘛,放下来还能挡风呢。”

   对床的室友提醒了一句,雍雨相拿着星星发卡的手霎时顿住,穆地将刚扎好的丸子头拆成长马尾,越发觉得,严霁屿说过她可爱的话语实际上是在嘲讽她的幼稚!

   暴雨断断续续,雍雨相磨蹭了许久,才在早读铃响时进了教室,

   “你昨天没睡好吗?怎么黑眼圈那么重?”陈映指了指她的眼周随口问了一句。

   雍雨相揉了揉眼睛,眼皮还有些肿,“嗯,被那个雷声吵醒了。”

   她声音轻哑,前排的男生却听得清晰,他擦了擦额前湿凉的碎发,手臂伸到她的课桌上,“雍雨相,借张纸。”

   女生书包里会常备纸巾,雍雨相也不例外,她扫了眼男生滴水的发丝,声音淡淡而疏离,“不好意思,刚用完。”

   严霁屿皱了皱眉,有些意外,他刚刚明明看见她弯身擦鞋时纸巾还剩小半包。

   以为她今天只是没睡够,情绪不佳,严霁屿还逗了她两句,然而频频听到她的拒绝与冷嘲热讽,严霁屿才后知后觉,雍雨相最近不对劲,很不对劲。

   比如——

   被物理老师当堂

这题 (1/4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