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> 女生 > 耽美百合 > 温时撩人意
17.06万 字 总点击 34 推荐票 0

正文已完结,下本开《逢场作戏》求收藏呀~ 超怂小仙女主播×冷冽矜贵真霸总 “你们知道贺总最讨厌哪种女人吗?” “网红女主播” 身兼两职的温漾身体一僵,那她可要捂紧自己的小马甲,别被贺总发现了。 某天,直播里的弹幕有人猜测 【小妲己,你们贺总是不是喜欢你啊。】 温漾惶恐摇头“不可能,贺总最讨厌女主播的。” 屏幕外,贺时南面色黑沉…… 下一秒,温漾的房门被敲响,男人冷峻的面庞逐渐靠近,长指勾起她的下巴,声音清冷,“谁告诉你我讨厌网红女主播的。” 温漾怔住,磕磕巴巴道,“不……不是吗?” “瞎说,我就可喜欢‘温妲己’了。” *** 下本开《逢场作戏》 舒梨嫁了个大佬,清隽冷然,帅气多金,人人艳羡,只有她知道,这个男人,她偷偷喜欢了近七年…… 婚后,陆大少绯闻渐涨,今天跟影后吃饭,明天跟世家小姐同坐拍卖会现场…… 舒梨问起,他只淡淡解释,“假的,都是逢场作戏。” 两年的自欺欺人,舒梨一腔热意黯淡。 某日,她应已成当红小生的学长叙旧饭局,妆容精致的赴了约。 餐厅灯光暗黄,杯中红酒摇曳,牛排仅吃了小两口,她皓腕上便多了一只男人的手。 陆际时面色黑沉,“你想传绯闻吗?” 舒梨眼眸微转,勾起一抹浅笑,凑到他耳边道,“假的,都是逢场作戏。” *** 预收文《我喜欢她很久了》 小哭包×假正经 许星舟心里藏了个人,很久很久了 有多久? 大概是从她记事以来便贯穿至整个生命 幼儿园时,许星舟噙着泪花,委屈巴巴的对他说:秦陌北,我喜欢你 他眼眸晶亮,默默将手中的棒棒糖撕开递到她唇边…… 初中时,许星舟鼓足勇气,浅笑盈盈的问他:秦陌北,你喜欢我吗? 他唇角微勾,在她空白的试卷上,画下了第一条辅助线…… 后来,许星舟只敢照着稿子采访他:秦陌北……先生,请问你有喜欢的人吗? “有。”他抬眸,目光灼灼 “我喜欢她很久了……” 微博:@微久久呀

书友评论
正文已完结,下本开《逢场作戏》求收藏呀~
超怂小仙女主播×冷冽矜贵真霸总
“你们知道贺总最讨厌哪种女人吗?”
“网红女主播”

身兼两职的温漾身体一僵,那她可要捂紧自己的小马甲,别被贺总发现了。

某天,直播里的弹幕有人猜测
【小妲己,你们贺总是不是喜欢你啊。】

温漾惶恐摇头“不可能,贺总最讨厌女主播的。”

屏幕外,贺时南面色黑沉……

下一秒,温漾的房门被敲响,男人冷峻的面庞逐渐靠近,长指勾起她的下巴,声音清冷,“谁告诉你我讨厌网红女主播的。”

温漾怔住,磕磕巴巴道,“不……不是吗?”

“瞎说,我就可喜欢‘温妲己’了。”

***

下本开《逢场作戏》
舒梨嫁了个大佬,清隽冷然,帅气多金,人人艳羡,只有她知道,这个男人,她偷偷喜欢了近七年……

婚后,陆大少绯闻渐涨,今天跟影后吃饭,明天跟世家小姐同坐拍卖会现场……
舒梨问起,他只淡淡解释,“假的,都是逢场作戏。”

两年的自欺欺人,舒梨一腔热意黯淡。
某日,她应已成当红小生的学长叙旧饭局,妆容精致的赴了约。

餐厅灯光暗黄,杯中红酒摇曳,牛排仅吃了小两口,她皓腕上便多了一只男人的手。

陆际时面色黑沉,“你想传绯闻吗?”

舒梨眼眸微转,勾起一抹浅笑,凑到他耳边道,“假的,都是逢场作戏。”

***

预收文《我喜欢她很久了》
小哭包×假正经
许星舟心里藏了个人,很久很久了
有多久?
大概是从她记事以来便贯穿至整个生命

幼儿园时,许星舟噙着泪花,委屈巴巴的对他说:秦陌北,我喜欢你
他眼眸晶亮,默默将手中的棒棒糖撕开递到她唇边……

初中时,许星舟鼓足勇气,浅笑盈盈的问他:秦陌北,你喜欢我吗?
他唇角微勾,在她空白的试卷上,画下了第一条辅助线……

后来,许星舟只敢照着稿子采访他:秦陌北……先生,请问你有喜欢的人吗?
“有。”他抬眸,目光灼灼
“我喜欢她很久了……”


微博:@微久久呀
同类推荐
  • 轮回乐园

    作者 : 那一只蚊子

    苏晓签订轮回契约,进入各个世界执行任务。他曾目睹一个世界崩灭为尘粒,也曾与被遗忘的王者持刃而战。暗鸦在低语,黑渊下巨兽咆哮。欢迎来到,轮回乐园……---------------本书动漫无限流,作者节操满满,请放心入坑。读者群:534789565二群:631919682三群:485381921VIP群:204920420(需粉丝值截图验证)

  • 黑月光拿稳BE剧本

    作者 : 藤萝为枝

    【关于修文,75章重写了一半,增加了700字,待修70章(以及70章修改后的蝴蝶效应),还有76章。麻烦追更的小天使届时重看一下70章往后了,造成不变在此致歉】 【日更,不定期加更,时间不定,但是有事不更都会写假条请假。】 城楼之上,穷途末路后,叛军把剑架在我脖子上。 他大笑问澹台烬:“你夫人和叶小姐,只能活一个,你选谁?” 系统看一眼哭唧唧的叶冰裳,紧张说:宿主,他肯定选你。 澹台烬毫不犹豫:“放了冰裳。” 系统:哦豁。 我:哦豁。 系统安慰道:澹台烬肯定是知道你家大业大,暗卫们会救你。 澹台烬确实这样想,不过那日后来,我冲他一笑,在他碎裂的目光下,当着三十万大军,从城楼上跳了下去。 连一具完整的尸体都没留给他。 这是我为澹台烬选的 be 结局。 景和元年,新帝澹台烬一夜白发,疯魔屠城,斩杀叶冰裳。 而我看透这几年的无妄情爱,涅槃之后,终于回到修仙界,今天当小仙子也十分快活。 #据说,后来很多年里,我是整个修仙界,谈之色变,堕神的白月光# 【天生邪物.疯批男主X正道曙光女主】 澹台烬诞生之初,从未哭过。 被剜眼睛,被断筋脉,没人见他脆弱情态。 直到后来那一日,所有人永生难忘,他一面哀求,一面血泪如珠,大颗大颗,往下掉落。 排雷: 1、第三人称写文,女主跳城楼是为了彻底离开男主,不是寻死,她很惜命。 2、仙侠背景,前期人间篇,后期修真篇。男主美强惨真病娇,犯病的时候就是一个捉摸不定的疯.批。 3、男主复姓澹台,念[tán tái]。 4、男主前期喜欢过女配,后期是女主的卑微舔狗。 5,女主前期对男主的感情,是同情愧疚,所以熟悉我文风的都知道,基调虐男。 请不要去别人文下提枝枝的文,也不要在我文下提别的文,作者写文都不容易,拒绝拉踩,看见就删。 觉得雷的和平点个叉,不用留言告诉我。弃文不要告知,不要告知谢谢!看文而已,心平气和,祝你可可爱爱,生活愉快~ ——2019.10.24截图第一版文案

  • 你看起来很好亲

    作者 : 尼古拉斯糖葫芦

    0930已更/正文完结/预收文《男神今天表白了吗》 【1】 刑警支队队长江砚,读书时一张冰山俊脸蝉联本科四届校草,在男女比一百比一的警院绝了全校男生桃花。 只是脾气巨差嘴巨毒,拒绝过的女生绕辖区三圈,传言性冷淡。 却不想,某天江砚请了婚假,娶了世交家的妹妹。 婚后的江砚依旧工作狂,办起案十天半月不回家。 众人纷纷猜测家族联姻感情不和,为未曾谋面的领导媳妇儿默哀。 【2】 某天出警一周刚回来的江队神色冷厉,下一秒就被个小姑娘壁咚抵在墙上。 众人心道小姑娘你怕不是是要找揍—— “这位警官,我要报案。”女孩瘪着唇角,“我老公丢了。” 江砚挑眉:“哦?” “江砚,男,身高187,肤白貌美,六块腹肌,已经一个星期没有回家……”女孩扯住他的袖口,小小声说:“我很想他。” 众人就见那位以冷漠不近人情闻名的年轻警官,悄悄把受伤手臂背到身后,俯身和女孩平视,语气温柔得能将人溺毙:“知道了,江太太。” 【3】 初见,江砚眼睫半垂,神态不驯:“婚约不必当真。” 后来,他在女孩耳边低声轻哄:“乖,叫老公。” 20200130文名文案已截图上传 -- 接档文《男神今天表白了吗》 刑侦支队副队长顾桢,年轻英俊履历光鲜,禁欲系冰山脸,追求者众却无一近的了身,白瞎了那颜值。 某天顾桢受伤医院就医,医生是个女孩,紧张兮兮问他:“你没事吧?” 众人心道又一个被美色迷了眼的,这么点皮外伤贴个创可贴就可以吧?! “有事。”顾桢长睫低垂,语气无辜认真:“很疼。” - 紧接着,众人发现顾桢变了—— 擦破皮要往医院跑:沈医生,我受伤了。 头疼脑热要往医院跑:沈医生,我很难受。 直到同事撞见顾桢把沈医生禁锢在怀里,语气很凶:“那个人是谁?不准和他说话!” 女孩踮起脚尖亲他侧脸,“知道啦!你不要吃醋!” 顾桢耳根瞬间红透,落荒而逃。 ——破案了。 ——还挺纯情。 - 后来,顾桢受伤生死一线,沈夏问他疼吗。 顾桢笑着伸手挡住她眼睛不让她看:“不疼。” 沈夏瞬间红了眼:“骗人!” 却听见他叹气,清冷声线尽是宠溺:“见不得你哭。” 「小剧场」 高中,学神顾桢和学渣沈夏同桌,一对一帮扶。 某天顾桢翻开沈夏习题册检查作业,发现一行字: “顾桢好凶,可是我好喜欢他。” “已阅。”他落笔,又补充:“我也。” 20200821已截图上传

  • 世子很凶

    作者 : 关关公子

    世如棋,人如子。庙堂尔虞我诈,江湖爱恨情仇,市井喜怒哀乐,无非是一颗颗棋子,在棋盘上串联交织,迸发出的点点火光。昭鸿年间,坊间盛传有藩王窥伺金殿上那张龙椅,皇帝召各路藩王世子入京求学,实为质子。许不令身为肃王世子,天子脚下,本该谨言慎行‘藏拙自污’。结果……群众:“许世子德才兼备,实乃‘不鸣则已,一鸣惊人’。”许不令:“我不是,别瞎说。”群众:“许世子算无遗策,有平天下之大才。”许不令:“我没有,闭嘴。”群众:“许世子文韬武略,乃治世之能臣,乱世之……”许不令:“你们TM……”————PS:完本人品保证,更新暴力,能宰直接宰吧!闲聊吹水群:1群667413480(满)2群670443574(空)V群进群单敲管理。

  • 第一序列

    作者 : 会说话的肘子

    废土之上,人类文明得以苟延残喘。一座座壁垒拔地而起,秩序却不断崩坏。有人说,当灾难降临时,精神意志才是人类面对危险的第一序列武器。有人说,不要让时代的悲哀,成为你的悲哀。有人说,我要让我的悲哀,成为这个时代的悲哀。这次是一个新的故事。浩劫余生,终见光明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