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> 女生 > 古装言情 > 嫡妻攻略
53.50万 字 总点击 5 推荐票 0

【双处1对1,男强女也强】 【非穿越,前期慢热,主打婚后精彩生活】 —◆— 她是正妻所生嫡女,出身书香门第,清流人家,生来有城府,善于谋算。 自小受母亲教导,深谙后院诸事,却从不依仗嫡女身份作威作福。 众人看来,她是知书达理的大家闺秀,可偏偏庶女姨娘不肯安生,非要逼得她出手 庶妹攀附富贵?那就再加一把火,送她嫁入心心念念的‘高门’。 姨娘下毒暗害?那就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,也让姨母尝尝这毒药的滋味。 —◆— 洛婉书想要的不过是家宅安宁、岁月静好,待到出嫁年纪听从媒妁之言、父母之命嫁人,从此相夫教子,操持中馈,等到与丈夫相看生厌之时再为他纳几房妾室,也算全了她此生贤良嫡妻的名声。却不想,一纸天家婚事,她竟嫁给当朝丞相…… 早就听闻当朝丞相少年老成,城府难测,暴戾阴狠,一人之下万人之上。 日日面对这样权倾天下、不苟言笑的夫君,洛婉书光想一想,就觉得双腿发软。 只是这日子怎么会越过越甜呢? —◆— 精彩片段: 丞相回府,不见夫人,问管家:“夫人呢?” 管家:“回娘家省亲。” 丞相脸黑,坐于书案,执笔处理公务,将三日工作量交予夫人父亲,且一日完成,实在阴险。 夫人气得杀回府,正中丞相下怀。

书友评论
【双处1对1,男强女也强】
【非穿越,前期慢热,主打婚后精彩生活】
—◆—
她是正妻所生嫡女,出身书香门第,清流人家,生来有城府,善于谋算。
自小受母亲教导,深谙后院诸事,却从不依仗嫡女身份作威作福。
众人看来,她是知书达理的大家闺秀,可偏偏庶女姨娘不肯安生,非要逼得她出手
庶妹攀附富贵?那就再加一把火,送她嫁入心心念念的‘高门’。
姨娘下毒暗害?那就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,也让姨母尝尝这毒药的滋味。
—◆—
洛婉书想要的不过是家宅安宁、岁月静好,待到出嫁年纪听从媒妁之言、父母之命嫁人,从此相夫教子,操持中馈,等到与丈夫相看生厌之时再为他纳几房妾室,也算全了她此生贤良嫡妻的名声。却不想,一纸天家婚事,她竟嫁给当朝丞相……
早就听闻当朝丞相少年老成,城府难测,暴戾阴狠,一人之下万人之上。
日日面对这样权倾天下、不苟言笑的夫君,洛婉书光想一想,就觉得双腿发软。
只是这日子怎么会越过越甜呢?
—◆—
精彩片段:
丞相回府,不见夫人,问管家:“夫人呢?”
管家:“回娘家省亲。”
丞相脸黑,坐于书案,执笔处理公务,将三日工作量交予夫人父亲,且一日完成,实在阴险。
夫人气得杀回府,正中丞相下怀。
作者作品
同类推荐
  • 暴君他偏要宠我

    作者 : 风吹小白菜

    作为小侍女,苏酒只想老实本分地过日子。 可是她伺候的贵公子大魔王,偏偏整日里作天作地,各种吓唬她、欺负她,非要把她惹哭才罢休。 她长大的那年,大魔王突然对她咬耳朵,“苏小酒,老子喜欢你很久了!” ——本该是国公府千金的苏酒,被遗弃乡野明珠蒙尘。 却有那心黑手辣、残暴奸佞的权门庶子,把她紧紧护在掌心,为她神挡杀神佛挡杀佛,直到把她捧到千万人中央,那本就属于她的位置! 金陵风月,百年春秋;美人闺秀,英雄风流,您的暴君已上线! (凶残病娇小狼崽+天真励志小青梅+干净甜宠)

  • 重生为凤,摄政王爷从了我

    作者 : 妍妍妮子

    表姐变亲姐,坏她名节,毁她容貌,抢她的世子未婚夫,甚至还不知足,在禽兽父亲的默许和支持下,硬生生害死了她母亲,霸占了她的家产和嫁妆。 段绮云觉得自己上辈子只活成了两个字:眼瞎。 苍天有眼让她重来一回,她一定要神挡杀神佛挡杀佛,让那些畜生不如的人渣血债血偿! 只是在虐渣的光辉大道上跑的正欢,忽然冒出一位俊美高冷的摄政王,握住她的手深情告白:“宁负天下不负卿!” 这样也不错……等等,摄政王殿下,您还记得您是个断袖吗?

  • 婚途漫漫:甜蜜新妻爱不够

    作者 : 君子有酒

    豪门太太养成指南:逛街豪刷一千万,让他每天都白干! 容BOSS防守攻略:给她卡,让她刷,白天投资,晚上收利! 嫁入豪门,林清欢的目的只有一个: 刷爆他的卡,拐走他的娃,让他人财两空。 然而…… 某女扶腰逛街:“妈蛋!老娘今天一定要刷回来!” 容BOSS勾唇邪笑:“收不够利息算我输。”

  • 山河不长诀

    作者 : 含朝

    倘若时光倒流,你我的初衷流转,倘若我再有勇气走向你,这一世,将是怎样的结局。

  • 女尊之有衿莫寒

    作者 : 一念如尘

    站在奈何桥上,她看着前世那个为她悲伤至死的男子一直等在三生石边…… 他默默祈求:“我愿用千年风吹,千年日晒,千年雨打,换来世她从我身边走过走过……” 她跪求阎王,让她还他一世情缘。 “你可愿用三世楚痛换取与他共度一生?” “我愿意!”她欠他太多太多…… “倒没有枉费他千年苦等,十世流离……”阎王叹了口气大笔一挥。 “大人,您不怕那位历劫回来烧了咱们地府?”小鬼有些颤抖地问着。 “我又不傻,吓吓她罢了!这竹仙为她付出太多,我不过是做个神助攻而已。”阎王鄙夷地看了小鬼儿一眼,这人他自然不敢惹啊! “大人高明!”这神尊在天庭欠下的桃花债太多,历一次劫,还一世情,倒也好,他们也能多歇歇啊! 她,皇家嫡幼女,风华绝代,万花丛中过,片叶不沾身。 他,相府嫡子,才貌无双。沦落为街边乞丐,被她所捡。 这小男儿竟赖上自己,赶也赶不走。害她闻不得美人香,摸不得美人手,娶不上俏夫郎,阴差阳错娶了他,却日日管着自己。 那她偷偷去妓院瞧瞧总可以吧,真的只是看看,什么也不做。 他听后气得一病不起,竟真得不再管她。 行,她认输,大女子嘛!能屈能伸,不就是关起门来跪搓衣板嘛,成,谁让她心里夫郎最大呢! 自此,八皇女惧内,尽人皆知……